關於部落格
專注、認真、快樂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 224127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喜願大豆特工隊-春秋紀事之元年敘說

話說今年1月7日喜願小麥契作農友環島觀摩交流訪問團,夜宿恆春畜產所墾丁分所招待所,當晚幾個朋友相邀在墾丁大街頂著寒流喝生啤酒,促膝暢談「雜糧救國論」,對於農業有著書生憂國憂民的情懷。席間振臂吆喝:「有沒有要參加,我們再來幹一場!」在場的朋友,可能以為我酒喝多了「無厘頭瘋言瘋語」,當下沒有人敢報名。 
這一場墾丁大街聚會,好像是夢想的種子,「催芽」機制被啟動般,迅速將契作小麥四年來在農業現場所聽、所見、所聞瞬間萌發出具體的結論,決定針對「大豆」號召農友組一支「敢死隊」。於是在三月底小麥陸續收成後,隨即開始進行大豆市場情蒐、論文閱讀與產學拜訪諮詢,連結資源,並著手尋訪有經驗或從小麥契作中探詢有意願種植的農友,但農友一聽到「敢死隊」的名稱,臉上就立刻浮現三條線。 
 
「敢死」一詞在閩南話有「厚臉皮」、「不要臉」、「挑戰禁忌」、「不怕死」的意思,口語的概念上接近喜願小麥的「大面神」。不過,既然農友們不能接受這個隊名,「山轉路轉」腦筋即急轉彎之下,「大豆敢死隊」立刻變身為「大豆特工隊」。而「特工隊」具有「特殊專長與任務」、「少數而出眾的」、「扮演關鍵性角色」、「必須掌握時效與緊密合作」的意涵,農友一聽到「特工隊」隊名,通通點頭稱好,就這樣「喜願大豆特工隊」正式定名與成軍。 
「大豆」(台灣俗稱黃豆)為傳統「五榖」中的「菽」,通常以種皮顏色來分類,黃色種皮為「黃豆」綠色種皮為「青皮豆」黑色種皮為「黑豆」(烏豆)、褐色種皮為「茶豆」。大豆營養價值極高,加工製品豐富,為日常最易於取得的蛋白質來源,更是素食者的首選。 
 
「大豆」的加工用途廣泛,如常民生活中不可或區的「豆腐」、「豆漿」、「豆皮」、「豆乾」、「豆鼓」、「醬油」、「豆腐乳」、「味噌」….等,「黃豆沙拉油」更是國內家庭食用油大宗,其榨油之後「豆粕」更是禽畜養殖飼料的重要原料。加上環保、宗教團體多年來倡導蔬食減少肉類的食用,政府也在學校、機關推動每週有一天「無肉日」,已初見成效,市場對於優質「大豆」的需求更是大幅成長。
可是弔詭的是,一方面鼓勵「無肉」,卻不推動本產「大豆」的種植。這麼重要的民生物資,台灣每年進口230萬公噸黃豆,但黃豆種植的面積竟然只在數十公頃游動(註一),農政官員竟然可以「視若無睹,充耳不聞」,說難聽一點已經到「顢頇」的地步。「大豆」與「小麥」兩種作物在台灣可真是「難兄難弟」!加入「大豆特工隊」作為多元雜作的再突破,當然也希望「喜願小麥」的運作經驗,活用到「大豆」,更希望種植「小麥」的農友也可以輪作「大豆」,讓「豆」與「麥」活化農村生產風貌 
 
想要「解決」問題的人,總花心力在找的「方法」;但想要「解釋」問題的人,却花時間在找「理由」。我們所見、所聞的農政官員多半屬於後者,更糟糕的是找「藉口」推託!所以,我們決定用自己的方法,突破台灣大豆在地「生產」(豆種選用、栽培方式、病蟲害防治)、「加工」(豆種豆質、適性適用)、「銷售」(通路服務與產地見學)的瓶頸,建構透明、開放、公平的交易平台,這也成為「喜願大豆特工隊」的中心任務。
 
春秋元年(2011.9-2012.6) 
由於「大豆」適合種植的季節,依不同的產區昔日有「春作」、「夏作」、「秋作」三作,但「夏作」在現有的農作機制中,融入的可能性偏低,我們採以「春、秋」兩作為主,因此將「春秋」作為「喜願大豆特工隊」年度紀事的統稱,頗有史詩書寫的氣勢。 
2011年喜願大豆特工隊秋作契作豆種與面積
 
面積
豆種
種植方式
備    註
0.2
人工條播、中耕鋤草
 
0.8
TNS-1、KS-8
撒播耕地(粗放)
 
2.0
機械條播、中耕鋤草
 
3.5
機械條播、中耕鋤草
 
台南學甲李三陽
1.0
機械條播、中耕鋤草
 
台南學甲詹茂在
1.5
TN-3、KS-8
機械條播、中耕鋤草
 
0.6
人工條播、中耕鋤草
(採種)
0.8
KS-8、TNS-1
人工條播、中耕鋤草
(採種)
台東池上莊金興
0.1
TN-3
人工條播、中耕鋤草
 
1.0
人工條播、中耕鋤草
 
1.6
人工條播、人工鋤草
 

在豆種的選用上,「黑豆」以台南三號(TN-3)「黃豆」則以高雄選10號(KSS-10)、高雄8號(KS-8)、台南選1號(TNS-1)花蓮1號(HL-1)為主。我們真的沒有時間與也沒有能力挑剔,尤其是民間能過使用黃豆品種與種源量,已經快要「斷種」的地步。農糧署官員在接受採訪時還說大話:「今年計畫大豆種植面積要超過1000公頃!」,真不知道這1000公頃的種源從何而來,我想「1000公頃」一定是在辦公室的電腦劃出來的。或者是打「毛豆」的迷糊帳,玩數字遊戲,一般的記者又認識不清(註二)!
 
 
「種子」就像「人才」,「培」、「留」、「養」、「育」、「用」缺一不可;未來若不幸發生「糧食戰爭」,那麼會先引發「種子」爭奪戰。而「種子」就像農友的「子彈」,空有「步槍」(農機具)沒有「子彈」,仍是廢鐵一堆。台灣農業在面對未來世界的競爭中,似乎已經準備「繳械」! 
 
而對於本產大豆的種植,東部、西部、南部農友的說法各有不同,我們抱持敬謹「習作」的心情,希望透過這一季不同產地的田間觀察與生理紀錄,依照產區收成的不同豆種性狀,嘗試各式豆製加工品,作為「春作」擴大量化生產基礎與種植方向。 
 
我們急於投入「秋作」,有「留種」的考量因素,以避免明年「春作」大豆出現「熱休克」的風險,而影響種子的品質。在不斷天氣的變異中,農作選擇已經很難用常態規律的判準作為決策模式。古云:「順天之時,量地之宜,存乎其人」《王禎農書》,「順天時,量地利」《齊民要術種穀》,在「天」、「地」「人」三才中,「人」扮演著最具主動性與機動性,但不意味人可為所欲為;這已成為從事農業研究與生產朋友們共同的「功課」。 
 
目前,各地「喜願大豆特工隊」,已逐漸進入「開花結莢期」、「莢果充實期」,這幾天的鋒面持續小雨,正可供應莢果充實期所需的水分,有利於「籽粒」的飽滿度,這種幸運可遇而不可求。再過40天,「喜願大豆特工隊」將進入收成的考驗期,「有信心但沒有把握」,因為收成之後「粗選」、「精選」程序,又是另外一個大問題的開始! 
 
感謝與祝福,一路陪伴與鼓勵我們的朋友,不管你(妳)在哪裡! 
 
                                                            阿達碼 2011/11/09 彰化二林舊社 

謝誌
感謝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灣無基改農區運動郭華仁教授、農村發展基金會執行長盧虎生教授上下游News&Market市集、李瑞興教授、陳庚鳳前輩、陳嘉昇博士
農糧署糧食產業組蘇宗振組長、台南區農改場吳昭慧副研究員、高雄區農改場周國隆副研究員、「名豐豆腐黃孝誠老闆與「興隆豆腐工廠」蘇漢城先生(前台灣區豆腐公會理事長)對「喜願大豆特工隊」的鼓勵與支持。

註一
台灣2008年-2010年進口大豆統計表
近三年進口紀錄
2008年
2009年
2010年
進口總量(公噸)
2,086,641
2,366,058
2,547,863
進口金額(千元)
35,222,290
33,968,706
37,584,712
備          註
財政部關稅總局
台灣進2006-2010進口大豆年平均盤價(高雄港)               單位:元/公斤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2010年
2011.10.31止
近5年平均價格
9.84
13.64
19.18
15.81
15.74
17.73
備       註
農委會農糧署糧食儲運組(農糧統計)
台灣近5年(2007-2010)本產大豆種植面積與產量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2010年
面積(公頃)
68
74
123
115
重量(公噸)
147
141
220
204
備    註
農委會農糧署(農糧統計

註二:「毛豆」為「大豆」子實7-8分熟(R6 Stage)之青割豆莢,近十年平均生產約在24000-29000公噸之間,產區多在高屏一帶,以外銷日本為主,為冷凍蔬菜外銷中的第一名。(輔導單位為高雄區農業改良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