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專注、認真、快樂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 22378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1「麥田狂想」4.0之失焦的「糧食自給率」(2010-2011喜願小麥契作記實)

2011年1月24日農委會對回應社會對台灣「糧食自給率」的疑慮,再一次發揮粉飾太平的功力,其中以一段「主要糧食自給率均仍維持在84%以上」標題最是令人讚嘆;且諂媚地以「鼓勵國人食用米飯,擴大稻作面積」直接化約為提高「糧食自給率」的有效方法,更是令人折服。農委會指出「98年我國以熱量為基礎之綜合糧食自給率為32%,主要糧食包括稻米97%、蔬菜87%、水果86%、肉類84%、蛋類100%、漁產156%等自給率均仍維持在84%以上;如以價格為權數計算,綜合糧食自給率則為 69.1%」。但這種選擇性的偏差解讀,具有高度特定目的,更沒有具體作為。因為文中並刻意忽略「乳品類34%、榖類」24%、薯類24%、糖蜂蜜12%、油籽類、籽仁類低於3.5%,牛肉6.2%」自給率低落的事實,而這些高熱量的食糧原料,才是造成我們「糧食自給率」持續下滑的主因。 
 
當前台灣持續低落的「糧食自給率」應該同等於目前「人口出生率」負成長,投入資源獎助生育、養育、教育措施,以國家安全策略的對等位階,策略地結合民間自主消費團體與非營利組織投入輔導資源,暢通加工與銷售的滯礙,明確訂定出國家短、中、長提升「糧食自給率」的具體目標數據,而不是農委會用華麗的辭藻、口號所堆疊的書面報告
 

█「靠勢的,死頭先」 


但關心「糧食自給率」議題的學者們,多數沒能從農糧生產面向、消費行為解構問題,從而提供日常生活中可實踐的對策。我們最常見「13年後我們吃什麼?」僅從石油能源供給枯竭面推理論述糧食危機。印象深刻的文中有一段:「台灣的農業一向都自給有餘,1968年以前糧食自給率都超過100%,但是近七年來卻都在30.5%到32.4%之間徘徊,遠低於大陸的95%,美國的128%,法國的122%,甚至也明顯地低於日本的40%。」明顯地用數字製造反差,強化論述基礎。 



美國小麥挾美援之勢,
1954年美國政府選定268所國小學童,辦理麵食營養午餐,這是當時美國小麥生產過剩向第三世界所推廣的「麵食運動」,也成為以美國小麥為首的麵食製品逐漸成為主食的背後原因,也讓我們重新省思美援的歷史定位。而國民政府在政治時局穩定後,由台灣省農林廳透過農會系統,鼓勵農民在秋冬裡作時節,擴大種植黃豆、小麥、玉米與各式雜糧,可算是台灣穀物、雜糧種植面積的鼎盛期,雖然當時單位產量不高。
 



若依
農糧署糧食自給率做交叉比對「熱量」與「價格」為權數的綜合糧食自給率的項目,其實我們進口大量穀物雜糧的黃豆、小麥、玉米、芝麻、亞麻仁籽、葵花籽、紅豆、薏仁、蕎麥、高梁、小米、葵花籽…等食糧,才是我們糧食自足率不振的主因之一;且這些農糧雜作通常在國家機器相互交換中以「台灣不適合種植、不具備競爭力」為託詞,更策略性地讓農民棄種,甚至造成農村離農。
 

 
所以提升台灣糧食自給率有效簡易的方法,首要復甦台灣秋冬裡作的雜糧,活化多元農作,透過需求端直接連接與鼓勵更多在地穀物雜糧的生產者,經由直接的消費給與更多實質的支持。閩南話有一句俚語「靠勢的,死頭先」,目前農政單位仍一廂情願地以為只要再撥個一、兩億元的計畫案秀一下,就可讓斷鏈的農作與市場機制復活,結案時再透過媒體置入式的包裝手法,滿足大眾「眼睛」與「耳朵」,就算功德圓滿;有一點像是各縣市舉辦跨年晚會的煙火。 
 
在資訊紛亂且流動迅速的年代中,總隱含諸多特定目的訊息圍繞在生活中,我們該相信自己的腦袋?還是相信政客、官僚「慰安式」的措施?亦或是相信新聞媒體、學者的聳動說法?我們應該訓練自己獨立的思考,不能讓自己的腦袋永遠成為別人思想的運動場! 



請繼續閱讀:
「麥田狂想」4.0之大面(麵)神計畫


全文閱讀網頁位址: http://naturallybread.yam.org.tw/2011-adama/adama-11a-index.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