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專注、認真、快樂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 229636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隱野民居之二崙訪客(雲林二崙)

「詔安客」渡海來台拓墾的時間相當早,因長期處在閩南福佬聚落相互依存的關係,也使得他們的文化特性、語言不自覺地隱藏起來。即使是在日治時期的客家族群的調查中,也沒有被發現。及至1998年洪惟仁調查台灣族群方言與李坤錦調查詔安客家人在台灣開墾的軌跡,「詔安客」才正式出現在學術的調查中,打破「粵客」等於「客家」的刻板印象,讓這個逐漸在台灣消失的「詔安客」族群語言與文化獲得延續的契機。 

雲林縣「詔安客」總人口數為21011人(註),其中以崙背鄉的8706人、二崙鄉8243人最多,較令人意外的是林內鄉有1181人之多,而詔安「張廖」大本營的西螺鎮卻僅有365人。崙背與二崙鄉又集中在兩鄉交界一帶的客庄,如:崙背鄉的港尾、羅厝、崙前、西榮、南陽、阿勸,二崙鄉的崙東、崙西、大義、田尾、來惠、湳仔的60歲以上的老一輩日常仍以詔安話對話溝通。
 

但「詔安客語」在面對閩南福佬話不斷地滲透下,發揮「語言接觸」的「移借」與「效攝」,融入閩南福佬語音,在族群語言變遷中發展出獨特的語彙與腔調,。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2年發布「全球瀕臨消失危機的語言概況」,全球約有七千種方言,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每兩週就有一種語言消失,語言學家預估本世紀結束前將有50%以上的方言滅絕,而族群語言的消失代表著人類失去累積智慧的積層,雲林獨特「詔安客語」也正處於消失邊緣的嚴峻危機。
 

雲林二崙的詔安客籍
有李、楊、林、許、王、郭、曾、張、廖、鍾、邱、黃、呂、田等多姓氏,其中以「張廖」、「李」為最大姓,「張廖」與拓墾時期的始祖有密切的關聯,「李」則大多由崙背遷徙至港後、安定一帶。而迄今「生廖死張」的民俗,在二崙仍有極微少數家族延續此一傳統家規,不僅在台灣也是世界上僅有的宗族習俗
所以有坊間常有「張廖」一家親與姓「廖」的有永遠死不了的笑話。

雲林縣文化處在2007年獲
行政院客委會補助新台幣150萬元做為「二崙、崙背客家文化園區」的先期基礎調查,希望藉此計畫重新營造雲林詔安客家人文、生活,並妥善保存。但該詔安客家文化園區先期基礎調查案」中,對於詔安客人口分布卻與2004年雲林縣的詔安客實際人口數有極大落差,且對於目前二崙、崙背一帶僅存傳統詔客家民居古厝分布,並未多加描述,著實令人不解與遺憾。 

雲林詔安客傳統民居,並沒有承襲中國漳州詔安客家原鄉「土樓」或是「圍攏」建築,而是採閩南傳統三合院格局形式,。雲林縣二崙與崙背鄉、西螺一帶的傳統民居古厝,在幢數、格局配置上就屬二崙鄉最多也最完整,為雲林「詔安客」極具特色的文化資產。
 

二崙目前留存的傳統建築可以說是雲林詔安客鄉的驕傲,這些傳統民居少數始建於清末(1895年)前,大多數集中在日治時期1910-1930間建成或更新修築,從這些宏大的祠堂、民居建築中的彩繪裝飾與雕刻工藝可以想見當時二崙鄉「詔安」地方仕紳富裕繁華的景況。更期待在雲林二崙、崙背的「詔安」鄉親,除了醉情在熱鬧的鑼鼓聲外,利用時間多多關懷鄰近寂靜失落的古厝。
 

不過,前兩天剛好在古坑碰到前雲林縣副縣長李應元(現雲林社社長),由於他是出身崙背子弟,在二崙田野走了快半年當然知道他有「詔安」底,閒聊時還是問了他一句「你應該是崙背的詔安客吧!?」,李應元無意無意地點了頭應了一聲「嗯!」。當然知趣,他不想在這個話題延伸,彼此立刻轉移話題
 
這種尷尬的狀態,某種程度對應「詔安客」的困境,因為只有在「選舉」、「節慶」才會「出現」;當然,也包括馬英九是客家人,這件事!
 


                                                               阿達碼  彰化芳苑 2009/10/22
 
 
█ 請參考延伸閱讀
國家文化資料庫西螺七崁(p331)-西螺三姓械鬥(白馬事件)p332。
洪惟仁教授-1998,(消失的客家方言島)。
西螺七崁武術的起源與衰落之考察(高苑技術學院/廖清海)。
雲林詔安客家文化圈的歷史形成--以崙背、二崙兩鄉鎮為例(2008/07 中央大學碩士論文 許瑛玳)。
二崙鄉土網二崙鄉來惠國小
二崙鄉公所。 

註一:2004年雲林縣政府民政局客家人口分布狀況統計,其中調查的原則以會不會使用詔安話為調查基礎。
網頁網址: http://naturallybread.yam.org.tw/2009-oldhouse/oldhouse-09k/oldhouse-09k-index.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